<rt id="gu6mm"><small id="gu6mm"></small></rt>
<acronym id="gu6mm"><center id="gu6mm"></center></acronym>
<acronym id="gu6mm"><small id="gu6mm"></small></acronym> <acronym id="gu6mm"><small id="gu6mm"></small></acronym>
DoNews > 专栏 > 三只松鼠:一颗坚果倔强的“反贪史”
三只松鼠:一颗坚果倔强的“反贪史”

前有“眯眯眼”,后有内部贪污腐败,三只松鼠近来赚足了大家的眼球。

刀刃向内,公之于众,勇于将自身的贪腐问题揭露出来,体现了三只松鼠反腐的决心与勇气,但三只松鼠的问题远不止内部问题,当下的它不仅要花人力去打击内部腐败,还要面对无法盈利的困难,这两年可是忙的焦头烂额......

一、偷吃军饷的肥大“硕鼠”!

根据裁判文书,出生于1991年的程某,于2014年12月入职三只松鼠,公司内部花名“鼠小野”,他将回扣的赃款用于购买了一辆宝马车,还以其妻子的名义,购买了一套建筑面积为117.17平方米的房子。

“鼠小野”吃了三次回扣,数额为5302377.7元。

据了解,“鼠小野”第一次吃回扣是与被告人程某合计,欲利用职务便利,寻找合作厂家,并从中获取好处费,之后委托黄某提出与该公司合作采购产品并收取回扣的要求,喻某表示同意。

就在2020年9月进行第二次回扣行为时,得知公司正在调查自己,为隐匿自己的罪行,与另一商家张某伪造了投资合作协议,并退给张某150万元来接受公司检查。

第三次回扣时间在2019年8月至2020年7月,“鼠小野”以上述同样方式收取唐某回扣款500300元。

最终“鼠小野”与案发同伙于2020年10月全部落网,根据相关法律法规,“鼠小野”及其团伙犯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,均判处有期徒刑二到三年,“鼠小野”处罚金40万元,其余罚金10万元。

这名总监是标准的90后,更从侧面也体现出新经济类企业腐败行为呈现年轻化的趋势。

值得注意的是,三只松鼠内部员工出现受贿等问题并非首次,此前曾有多位员工接受法律制裁。主动将员工推上法庭是近年来三只松鼠常有的事。

前有高管卖废纸箱牟利70万,后有总监授意哄抬供货价“吃”回扣。

三只松鼠打击内部腐败的力度有多大?

公司创始人兼CEO章燎源说:“三只松鼠是新时代的产物,廉洁是这个时代最大的红利”。这都不是嘴上功夫,在响应国家号召的同时反腐也是自身发展战略的一部分。

三只松鼠创始人 章燎原

三只松鼠先后成立了鼠弋检、鼠弋警、鼠弋法交流平台,借助检企、警企、法企合作资源,进行专项辅导,开展专项案件研讨会议,且针对伙伴端的松鼠云造APP和针对员工端的出差监察系统松鼠廉行APP已趋于完善。

截至2021年12月,三只松鼠廉洁部发布监察月报累积123份,纳入监察对象647名,核定廉洁违规事项269次,奖励员工288次,查处涉案人员达12人,挽回经济损失266万元。

当然不只是三只松鼠,腐败现象一直存在,不仅存在,更有甚者......2018年大疆被曝出处理涉嫌腐败和渎职人员45人。滴滴2018年内部查处各类腐败、舞弊等违规事件60余起。“小黄车ofo”前员工爆料高层到基层,贪腐现象严重。

到底是什么职位最容易出现贪腐?

调查显示:商务拓展(通称BD)、购置、市场销售、经营这四大职位是历年“崩盘”更为经常的职位。其中BD和市场销售产生商业贿赂引诱的可能性比较大;购置和运营岗位会因其把握比较大财权和事权,产生强占财产和内部结构行贿的可能较大。

若此刻20万金灿灿的现金摆在你的眼前,而对方的要求仅是让你动动手指签个名,试问自己能扛得住诱惑吗?

扛不住也要扛,判刑罚金能让你的名誉终身都受到影响。

不仅是国家反贪的力度在加大,很多企业也一直在严格盘查内部腐败,但多数并没有完善内部反腐制度。若无法将内部的害虫除去,终究会坏了一锅汤,将最大的损失留给企业自身。

内部腐败难治,但这只是三只松鼠的一个病根,这两年来本就遇到营业“瓶颈期”的三只松鼠再遇上吃空自己的内部员工,看着自己的财报,三只松鼠陷入了深深的担忧......

二、“成”在坚果,“败”在流量!

创立初期的三只松鼠是打开了坚果的线上渠道的“鼻祖”,比现在风光十倍。

而它从一出场就领先根本因素就是坚果。

2011年,章燎原曾考察过淘宝市场,发现大多数坚果商家为个体户,品牌意识非常薄弱,且坚果果壳硬不易损坏,可以极大的减少冷链运输成本。再者坚果受地域限制较大,若开拓线上市场,将坚果渠道全面铺开,一定会有大批供应商踊跃而入。

在2012年,线上零食渠道满是待捡的金子。以章燎原描述,“投100块钱的广告能卖200块钱的东西……互联网的广告才是最便宜的。”

经过深思熟虑章燎原启动了他的“松鼠计划”。而事实证明章燎原“赌”对了。

2012年前辈百草味的销售额破亿,2014年到2016年之后的几年,三只松鼠营业收入从9.24亿元迅速增长至44.23亿元,2019年甚至收获了百亿营收,成为零食行业首个年收入过百亿的公司。直到2021年的双十一,三只松鼠都是天猫休闲零食的销售冠军。

生意红火,上市也是早晚的事,更何况章燎原早就立下“要做千亿市值”的flag。

不过呢,“一帆风顺”的状况在创业的道路上是大概率不会出现的,总要经历一点风浪才能看清自身的问题所在。

章燎原千亿市值的路程才跑了一半,2017年到2019年期间,三只松鼠的销售净利率从5.44%,猛然降至2.35%,但同期营收增速从26%到45%,逐年加快,只增收不增利成了2020年三只松鼠的常态。

先前是因为坚果是爆款才得以成功,现在也是因为坚果才走下坡路。

坚果具有季节性,在第一季度和第四季度的旺季中,很多商家为了增加销量通常以5-6折的价格进行售卖,使得行业形成以价格为导向的竞争模式,打起了价格战。

那三只松鼠当然做不到视而不见啊,他只能选择加入这场价格战,若不加入,再好的品牌基础也是白瞎,毕竟没有人愿意当“冤大头”去买贵的东西。

加入这场价格战的后果就是前期毛利上不去,后端成本高企在侵蚀净利润,就这样三只松鼠被居高不下的运费及平台费“吃”垮了,2016年就占了销售费用的4成以上,到了2019年更是将近6成。

再者,即使是线上店铺,也要缴纳租金。三只松鼠是租客,那天猫淘宝就是房东,房东看着自己租出去的店铺如今风生水起,肯定要吃一些本,三只松鼠为了保住地位不敢轻易向平台背过身去。在2020年,三只松鼠付出的平台服务费相较2019年就上涨了45%,彻底掏空松鼠们“窖藏”多年的积蓄。

线上租金贵就贵一点吧,毕竟没了平台引流,就相当于失去了半壁江山。但三只松鼠没想到的是自己竟然败给了曾“赌”上全部的流量。

2017年以来,直播、快抖、私域流量、社区团购等新形势崛起,让原本集中在淘宝的流量开始分散,局面发生动摇,这也不得不让三只松鼠意识到,曾经看都不带看的线下渠道才是他真正的战场。

线下的便利、体验感等独特优势其实更契合零食刚需性弱、个性化强的消费属性。

可章燎原线下试水的第一步就做错了:他开始疯狂的扩店。

2020年三只松鼠线下门店数的增速达到170%,在线下门店营收贡献度不足10%的情况下,门店管理费却同比增加超过45%。专卖店经营过于吃重使得闭店在所难免。2021年上半年,三只松鼠关了138家门店,比前两年关店数总和还多。

究其原因,线上的价格与线下的价格始终不能统一,但产品渠道却几近相同,若想将线上转为线下,不牺牲毛利将很难做到和线上同价,更何况主打线上渠道的三只松鼠本身品类就不多,而章燎原提出的“收缩战线、聚焦坚果”完全是发展线下渠道的矛盾点之一。

结语:

较于老牌零食:旺旺、洽洽,三只松鼠还需要更多的沉淀以及销售方式的打磨,将内部腐败和增加产品种类作为目标两手抓,将自身品牌打造成独有渠道,坚果打造成“软性瘾品”都将成为三只松鼠蔚来需要面对的挑战。

若能做到像维他柠檬茶、旺旺仙贝给“瘾君子”们带来的感受程度,还怕被流量“宰”了身子?

参考:

互联网公司为何也成腐败多发地?——新华网

三只松鼠“90后”总监2年吃回扣530万,最终得到了什么处罚?——小艺说天下

三只松鼠热搜外的难言之隐——远川商业评论

三只松鼠主动查处内部贪腐 对腐败零容忍——央广网

特别声明: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DoNews专栏转载,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。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,不代表DoNews专栏的立场,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取授权。(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idonews@donews.com)

Copyright ? DoNews 2000-2022 All Rights Reserved
版权所有:北京斗牛士文化传媒有限公司
京ICP备15062447号-2     京ICP证151088号
京网文【2018】2361-237号
咸宁颇抛建筑材料集团有限公司